你在单位与女同事有过暖昧吗?

问:你在单位与女同事有过暖昧吗?

有过,暧昧到什么程度,躺一张床上睡了一晚,猛不猛?

具体情况如何,听我慢慢讲。

这妹子比我小了五六岁,看起来让人很舒服,只能这么形容了,并非胸大臀翘的那种,就是有一种青春洋溢的那种感觉,很活泼也没什么心思,虽然出校园也几年了,但还是一副学生模样,不过这样的孩子,其实不太适合工作环境,毕竟公司里老油条居多,一些老男人总喜欢逗她,看着她羞红脸就很得意,我有时候看不过眼,就帮她解围,可能也因为这个原因,她经常早上给我带点早餐什么的,因为我经常晚睡,早上食欲不振,常常喝点热水就当早餐了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看到了,所以关心我吧,反正这些我也没问。

她工资不高,给我多买份早餐,我自然心里有数,因此偶尔下班了带她下馆子或者逛逛街,买点小礼物,她其实挺有分寸的,有时候抢着付饭钱,贵重的礼物也不收,甚至直接开口别让买,但小礼物送了倒不拒绝,她挺喜欢布偶,可惜夹娃娃技术都不咋,所以只能买了。

其实挺喜欢这种不远不近的感觉,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暧昧,比朋友多点微妙的感情,但又似乎都不想捅破那层窗户纸,成为真正的恋人。实际上我感觉可能我表白了也会被拒绝,因为她长得挺高,反正外形上我个人觉得不登对……

那天她过生日,叫了几个朋友一起庆祝,然后她有个闺蜜刚失恋喝醉了……大家可能受这种气氛感染,都喝了不少,一起玩到凌晨,也不想回家了,就去附近酒店开房说打会牌算了,结果进了酒店,她几个朋友,都是女的,躺床上没力气再动,横七竖八的躺到床上,我一看就说那我再去开个房,虽然贵点,但实在住得地方很远,也不想跑了。

她说要不就一个房间凑合下得了,就几个小时天亮了,没必要再浪费房钱,因为开的是标间,有两张床,住其实能住得下,我说那行吧,反正一屋子人,虽然除了我是男人,其他都妹子,但也不至于太尴尬,我就找了张椅子准备躺下,她说你睡床上啊……

我都笑了,因为是五个人,标间床也不大,这时候一张床睡了两个,另一张睡了一个,就是她那个刚失恋的闺蜜,喝得不省人事的那位。另外还剩下我跟这妹子比较清醒。

我开玩笑说,咋的,你这是要让我跟你这闺蜜躺一床?撮合我俩?

她就过去把她闺蜜拉起来,让她闺蜜跟另外两个妹子挤一起。然后让我睡那张空床。

我就躺了上去,也没再说什么,心里其实已经明白了,不一会她上了洗手间回来,躺我身边,还把外套也脱了,钻被窝里,两人盖了一床被子,中间没多远距离,能感觉到对方体温。

我背对着她,面对着浴室的磨砂玻璃看了大半个小时,背后她的呼吸声似乎也很刻意的放缓慢,肯定是没睡着,后来我还是迷糊的睡着了,因为第二天周末,大中午才醒,不知道她到底晚上有没睡。

虽然有了这样的一晚,但后来似乎也没更深的感情进展,就这样保持到了我离职。

兄弟们,加个关注啊,我的连载里有辆慢车《我们的合租往事》,这个真实的经历,加工下会放里面,大家看个热闹。

不瞒你说,我还真暧昧过。

暧昧这个词本身就充满诱惑,特别是两个人都心知肚明,眉来眼去,却限于某种制约,不能在一起,那感觉是痒,是想,是甜,也是忧伤……

2006年的时候,我被指派到一个山水相拥的小镇工作,去的时候充满不情愿,上司看出来我的情绪,承诺让我半年回城,我不得不去,没想到遇到了那个姑娘,不,后来是少妇。

那时候,她正要结婚。第一眼看见她,就觉得非常好,不是大城市女孩那种时尚、高傲、精致的样子,健康,活泼,单纯,好看,而且一举扭转了我对胖姑娘的不良印象,她胖的真性感,尽管有意遮掩,但前凸后翘的身材动不动就诱惑我一下,想想略感无耻,因为她知道我老隐不住看她。

人与人的喜欢,真是一瞬间的事。我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,生活没规律,住单身宿舍更是吃上顿没下顿,经常胡子拉碴,睡眼惺忪。很平常的一天,早上,她坐在我对面,好像在补口红,一只手举着小镜子,一只手在拿口红,牵动着纱质的衣服,衣缝一会左一会右,能看见一线胸口,饱满雪白……因为有镜子挡着,我看得肆无忌惮,没想到她突然就放下了镜子,发现了我,一下子脸红到耳朵,迅速掩上胸口,那种小镇姑娘特有的矜持,瞬间征服了我。从那天起,我们之间好像多了点什么,她早上总会悄悄给我带点吃的,一袋奶,一块甜点,一个她自己做的卷饼,我甚至没感动,她仿佛有责任,自然而然,好像本该这样。

在我面前,她有时局促不安,不是拽衣服遮屁,就是整理胸口,却经常出现在我面前,或者这就是她表达喜欢的方式,而我则变得更邋遢,仿佛这样,才能让她为我多操点心,日子过得心照不宣,微微甜蜜。

后来,听说她男朋友是律师,非常优秀,长得也帅,家里还很有实力。随着她婚期的临近,她越来越变得情绪化,而且只是对我,仿佛我不应该跑小镇来工作,莫名其妙的发点小脾气,我们就生疏了。没名没分的情感,总是弱不禁风。我开始跟男同事们一起打球、喝酒、胡闹,没白没黑的……有一天中午,每个人桌子上都多一份请柬,她第一次化了带眼影的妆,好看得不得了,我问怎么不请我,她眼睛瞬间睁很大,像委屈也像发怒,只说一句你不许去。我至今不知道什么意思,但迅速跑回宿舍把所有能划拉到的钱,都找出来,撕一张挺大的红纸包起来,跑去送给她,没数多少钱,以至于晚上都没钱吃饭了,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,她休了婚假。

再看见她,已经穿一身粉衣服,脸上身上都是新娘子的痕迹,我也傻乎乎的跟同事一起开她玩笑,她也接话,仿佛我们之间一直是普普通通的同事,没有任何特殊关系。

后来,她又给我带吃的,我依然心安理得的接受,两个人又迅速恢复到心照不宣的状态,不用说什么,也不能做什么,那个时候,人还都挺矜持。

转眼我该回城了,上司兴冲冲的打来电话,我马上说在这过得非常好,不回去都行,上司好像产生了愧疚感,竟然加速了调我回去的速度。

送别的时候,我自然喝得酩酊大醉,大家散场的时候,她哭了,胖姑娘也能楚楚可怜,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竟然开玩笑说:你要不是膀大腰圆,我还真就感动了。她打我,这是第一次实打实的肢体接触,躲开众人,我送她回家,深夜的街头没有人,黑暗带来一种自由,我们俩有意互相搀扶,我发现她腰不粗,只是屁股非常大,她不停的说我各种傻事,比如礼金竟然不是整数,我突然鼻管酸的不行,怕她看出来,急忙打车……她下车的时候说,明天我给你带好吃的,我最拿手的,现在不告诉你是什么。

我一直不知道她给我带了什么,第二天早早起来,背个包就离开了,我理解为什么她不让我参加她婚礼了,不好面对。

之后,我离开公司,考去了南方,又回北方,遇到过老同事,说她随丈夫来了北京,比以前更发福了,日子过得很幸福,这就好。她姓陈,她的样子我永远不会忘。

有过,不止于暧昧。当年懵懵懂懂,加上身处环境又接触不到女性,基本上就是干柴烈火一刹那的事情。

今天单位开会,从九点半开到十二点,听得浑身发麻,不知道领导在说什么。 会议室的人坐的满满的,靠桌子坐的是各部门组长,后面贴墙坐的都是喽啰,我靠墙。 人无聊的时候总乱瞄,开场时看见个小美女,后来不见了,算了,哥们最近对年龄小的兴趣也不大。目光逐渐开始汇集到我的右侧方,一个新同事。 最近部门大调整,从别的部门进了一正组人,大多都不熟悉,这个小姐姐就来自那里。 和之前我的爱们比起来,这位更高级一点,很媚,有些懒散的斜坐着,穿着短裙,重点是两腿交叉,身体蜷曲在靠背椅与墙之间,使得两腿之间叠加的缝很细长迷人,好在没有丝袜,但还是诱人,眼睛经常瞟过去。 她的脸是素颜的,长发微卷,兼具ol和c的味道,同时又是慵懒消极的身段,配上一对有些迷离魅惑的眼睛,一时让我看的有瘾,眼睛有两次轻微的相遇,算是余光碰见了余光吧,躲闪了。 12点会议结束,拥簇着出门,她仍未起身,路过身边的时候猛的发现,她穿了一条浅白色的丝袜,大腿的肉被丝袜包裹的完美而光滑,在光的映照下正闪闪发亮。

10年前在厦门上班的时候同科有个女同事跟我同岁我们俩很聊的来,她是我下属,当时我单身,她有个男朋友而且是准备结婚的 ,她当时对我很好,我是外地的租房子住,他本地的家离单位不远,每天中午她都会带饭给我吃,渐渐的我们俩都对对方互生情愫了,好几次我们都差点抱在一起,渐渐的她对她未婚夫开始各种不顺眼,后来我清醒过来,觉得我不能破坏人家,我经常在工作上挑她毛病各种刁难她,后来她渐渐的对我失望,没多久她就结婚了,后来我也辞职离开了这伤心城市,现在想想我当时不知道这样做对还是不对。

那是刚参加工作的时候。单位一帮妇女特别喜欢打麻将,其中一个女的,年龄也才二十多岁,人长得漂亮,性格也挺开朗,和老公长年分居两地。打麻将常打到大半夜,时间长了,也会打出感情。

经常和她一起吃饭,吃烧烤,聊天。有时开玩笑似的也会搂搂抱抱,两人心里都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。谁都知道,许多东西是难以逾越的,也只能到此。

有一天,她找我,说她朋友过几天要来,到我那里暂住几天。她知道我住一套三房一厅的房子,我亲戚的,我一个人住。而她家是一大家子人,有老人小孩,不是很方便。

那天晚上,她和她朋友一起住在这里。她朋友容颜身材气质没得说,标准美女。大家一起聊天,她朋友先困了,她叫她朋友先睡,我们继续聊,夜越来越深,话题越来越暧昧。她说她朋友在广东做二奶的,问我有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,我摇头。她叫我进房间把她朋友睡了,没事的,有什么她来搞定。说得我热血沸腾,但确实没胆量进去。我突然把她抱在怀里亲吻,她反抗两下就开始配合接吻,但再没勇气进行下去。

在沙发上把她抱到天亮,抚摸她。这已是人生最暧昧的时候。现在只是永远的记忆而已了。

八十年代初刚参加工作,在军队医院当军医。内科~外科~手术室~传染科的几个年轻小护土都喜欢我,听说她们私下还为了我斗过气。

有一天我值夜班,科里排班医院各科都是知道的,正好第二天我有事要外出,就和本科的另一位女军医临时调班了,当天晚上其它科并不知道。一位喜欢我的小护士十二点下了夜班,到我工作的科叫我,当晚我不在医生值班室睡,替我班的女军医知道几个小护士喜欢我,开门让小护士进了房间,然后突然开灯,小护士一看不是我,吓的啊的一声跑了。

第二天,医院里都知道了,因我在外面,不知道发生什么,等我回到医院,上班时走在路上,感觉同事们看我怪怪的,男的女的看见我都对我笑,眼神也不对,等我到了科室,我的同学私下对我说了事情的经过。

在那个年代,发生这样的事,很丢人,后来,小护士受了刺激,精神出了问题。本来我知道几个小护士都喜欢我,我也喜欢其中一个,因这事,我一气之下,一个都不喜欢了,有意地远离了喜欢我的那几个小护士。

三十多年过去了,都成了陈年旧事,为这事,我一直很自责,因为爱我,一个年轻的女军官~漂亮的小护士精神和名声出了问题。

暧昧,这太多了,随便讲一个吧,在厂里上班,我一个兄弟看上了一个女同事,进行了一顿猛烈的追求,也没得成,突然老家有事,就回家了,临走时来了一句要报复她,让我把她追到手在甩了她,那是我刚满20,对男女情爱什么都不懂,整天就会往网吧,溜冰场跑,也没把这事放心上,由于那女同事是跟一个闺蜜一起租的房,我跟她也没多少接触,情人节那天,女同事跟我聊天问我在干嘛,我说在网吧玩,然后两个人就聊了一会,她说她闺蜜男朋友来了,要出去约会,晚上可能不回来了,自己一个人住害怕,让我过去跟她聊聊天,我当时也没怎么想,就过去了,在那里看了一会电视,眼看都快十二点了,我就想着回去吧,由于租的房子需要用门卡才能进出,女同事不给我门卡,我也没办法回去,她就说要不你就住这吧,我当时对男女之情什么都不懂,也没放在心上,她去洗手间换了件睡衣出来就躺在床上了,而我就一直在看电视,实在是困了,就准备关灯睡觉,躺在床上很明显的可以听到她翻来翻去,一直没睡着,我也没管她,就这样度过了一夜,第二天上班也就没有在联系过了,现在想想,我以前真TM单纯啊。

刚参加工作时,我还没有女朋友。单位里有一个叫小静的女孩,她虽然有了对象,但并不满意,她说先观察一段,再决定是否继续。


小静为人热情大方,我经常和她开玩笑。有一次,我见她捂着肚子皱着眉,就问她怎么了?她回答说肚子疼,昨晚睡觉没插电褥子,受凉了。

我猜她应该是痛经,就开了一个玩笑说:“你呀,应该搬我家里住,我天天烧热炕,保证你肚子不疼。”

说完我俩都笑了,那一瞬间可能都有些暧昧的幻想,但谁都不会当真。

过了几天是妇女节,单位组织文艺演出。那时候演出不正规,食堂就是舞台,没有卡拉OK伴奏,只有一个报幕员和一个弹电子琴的,水平业余得要命。

小静上台唱了一首《弯弯的月亮》,她本来唱得不错,只是被混乱的电子琴伴奏搞砸了。演唱结束时,台下鸦雀无声。我在观众席最后一排带头拼命鼓掌,小静在台上看到了我,迅速下台,穿过人群的夹道,向我跑来。我俩手拉着手,不顾众人的眼光,一口气跑到了办公室,累得气喘吁吁……多少年以后,这个情景依然在我脑海中屡屡浮现。

从此以后,我和她心情更近了。有一个周末下班早,只剩我们俩人聊到很晚。离开办公室,进入楼道时,我自然的把手放在她的腰部,轻轻搂了一下,她没有拒绝,我就……

小静的观察期结束了,她决定,决定和男朋友择期结婚,听到这个消息我倍感失落。后来老同事跟我说,小静虽然看不上男友,但是男友家里有得是钱,没人跟钱过不去呀。

我想想也对,一个刚参加工作的穷小子,有什么资本竞争爱情呢?也就是玩玩暧昧罢了。

我与一个女同事相处了将近一年,刚开始真的没把她看上眼,她个子不算高,相貌一般,但人很聪明乖巧,可爱又懂事,跟我很谈得来,日久生情,我真的喜欢上她了,她也喜欢跟我聊天!而我比她大十多岁,跟她根本不可能,我很想向她表白,不为别的,就因为我喜欢过她,但我又不能为了自己的感觉就去伤害一个小女孩!后来她调走了,我时不时还跟她聊一下。这些感觉很恍惚,我的心情非常郁闷!人终究就是这样,越喜欢的,就是你越得不到的!

本文由亚洲必赢56net发布于职场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你在单位与女同事有过暖昧吗?

TAG标签: 单位 同事 暖昧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